民间借贷的奇葩陷阱纠纷

人物
  • 网络整理
  • 2018-12-20 15:57

  民间借贷的奇葩陷阱纠纷
  一、事情经过:1、2014年12月26日左右祁云(性别:女,现住址:唐山市高新区龙泉西里)、徐朝霞(性别:女,现住址:唐山市路北区红星世纪广场)找到金某某,说要跟金某某借款1350万元用于给一个公司增加注册资本用。金某某跟朋友凑够了1350万元,最后答应借给她们用1350万元,使用期限一天,金某某全程监控资金的使用情况,同时让祁云、徐朝霞将本人的身份证复印件抵押给了金某某,并在打款之前与祁云签订了正式的亲笔签字的借款合同,于2014年12月29日金某某按照合同指定的账号打入了祁云、徐朝霞的借款1350万元,金某某履行合同完毕。
  2、徐朝霞、祁云借款用于增资的业务是徐朝霞通过《联合资讯》
  广告联系的业务,徐朝霞联系业务后让祁云办理了增资公司的工商及银行等所有的业务手续,二人分工合作业务流程,所有的业务手续及跟王斌的联系都是徐朝霞、祁云控制着。当祁云把徐朝霞、祁云二人的50万元资金转入增资人王斌的账户后,祁云让金某某将借给她们二人的1350万元按照合同指定账户打款,打完资金后王斌将祁云给王斌开的存折口头挂失,造成祁云手中给王斌开的银行存折里打入的共计1400万元资金祁云不能取出,祁云、徐朝霞发现被骗,徐朝霞立刻报警,最终公安局冻结王斌部分资金,在公安局将资金冻结后王斌给徐朝霞打电话,让徐朝霞再给他300万元,王斌指向的要款矛头指向的是徐朝霞。此刑事案件中最终造成损失135万元被王斌挥霍。
  二、判决中:1、王斌刑事判决中,因王斌挥霍135万元,刑事判决中将金某某、祁云、徐朝霞同时列为刑事案件的被害人,将公安局冻结的资金按照打款比例发还给三被害人,同时将王斌挥霍所损失的135万元也是按照打款比例分配给三被害人,让金某某去跟王斌去追偿130万元的损失。老百姓都明白的道理:谁借钱谁还款。金某某跟王斌没有任何交集,业务是徐朝霞联系来的,资金是徐朝霞、祁云跟金某某借款的,王斌也不认识金某某,判决中竟然有这么大的权利将徐朝霞、祁云二人应偿还金某某的债务130多万元硬生生转嫁给被判刑12年半且没有一点偿还能力的王斌身上,为借款人徐朝霞、祁云逃脱债务。刑事判决中审理查明的事实已经明确法律关系:祁云、徐朝霞是合伙关系,金某某是借款关系,这是刑事判决中已经生效的判决。
  2、金某某依据最初跟二人签订的借款合同、打款记录、调节录
  音等证据到唐山市路南区人民法院进行起诉民间借贷事项,立案之后金某某跟庭长温杰沟通案情,温杰详看有关资料后明确表态起诉没问题,就是民间借贷。因刑事判决书中法院审理查明的事实以及祁云在公安局的笔录证言中都明确表述:祁云、徐朝霞各出资25万元,祁云向金某某借款1350万元。这都是不争的事实。民事关系诉讼立案后祁云、徐朝霞害怕了找到金某某想要调节,请求金某某原谅但是没钱还借款,都有录音为证,但是金某某没有认可。可是最后法院戏剧性判决出现了,在有真实借款合同、合同约定打款记录、祁云在公安局的证言、刑事判决中法院审理查明的事实的证据下。唐山市路南区人民法院温杰竟然在判决书中说:原告金某某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实与徐朝霞、祁云之间借贷关系的真实存在。金某某拿到判决后问温杰金某某与徐朝霞、祁云之间借贷关系不是真实存在是什么关系?温杰也没有依据说不出三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连借款人自认的借贷关系,法官温杰竟然以金某某是刑事被害人为借口,以一句借款依据不足否认了借贷事实,进而帮着借款人逃脱债务。
  3、金某某不服一审判决上诉到上一级法院,在中院开庭时,徐朝
  霞、祁云的律师各种狡辩,为了逃脱债务,编造合伙,中院刘岩问二被告律师所谓三人合伙关系有证据吗?二被告律师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合伙关系。可是最终刘岩在没有合伙关系的证据的情况下,又是以刑事判决中金某某是刑事被害人为借口,认为金某某被刑事判决认定为刑事被害人就是跟祁云、徐朝霞之间是合伙关系,进而否认了三者借贷关系。这是错误的法律观点。现在刑事判决中明确金某某和二被告是借贷关系,同一法院的民事判决中又说三者之间不是借贷关系,同一法院出现完全截然相反的事实认定。通过刑事判决和民事判决就把金某某向债务人徐朝霞、祁云主张债权的权利给转移了,严肃的判决书中竟玩起了捉迷藏猜字的游戏。
  4、更可笑的还在这里:金某某不服一、二审判决提出再审申请,
  想让此案件通过法院审委会审理,公开案件的真实性。在提交资料之后,金某某跟中院董靓沟通再审情况,开始董靓说一、二审判决并没有否认借款关系,是因为刑事判决中将金某某认定为被害人了。但是最高法院明确观点:刑事追赃程序不能充分救济被害人财产损失的情况下,应当允许当事人通过民事诉讼获得救济。 在得知刑事判决中金某某是刑事被害人不是民事审理障碍的时候,突然董靓竟然如出一辙的出现了金某某跟二人不是借贷关系的言论,董靓与金某某电话中说刑事判决把你列为被害人了你就是跟她们是合伙关系,请问董靓大人这是哪里的道理?哪条法律说金某某是刑事被害人就可以推定金某某与二人是合伙关系?在借款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法院审理查明的事实是经过唐山市路南区公安局、检察院经过两次补充侦查得出的法律事实。最后非给金某某安个叫:假借款真合伙。请问董靓大人假借款真合伙的依据在哪?既然您说要看事情的本真,为什么确凿的证据在这摆着,非要给金某某安个没有依据、莫须有的罪名?最后再审庭长董靓害怕这个案子再审上到法院审委会的话会把事件的真实面目曝光,直接从她这里利用权力就把案子给驳了,造成案件的真实性完全被扭曲。
  三、这个案件从民事诉讼一开始明显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操纵案件的判决,温杰、刘岩、董靓三人可以为了债务人不还债权人的债务,把债务帮着转移给王斌可以捏造事实,寻找各种借口,一个不行再找其他借口,千方百计保护债务人。在证据确凿的事实情况下就可以以一句证据不足,含糊其辞的口语做出判决。金某某问三位大人依据那条法律和证据做出的判决,只用刘岩说是因为在刑事判决中将金某某列为被害人了才做出了这样的判决,没有其他证据。而温杰和董靓没有说出任何证据证明不是借款关系,也没有理由说合伙关系,只能硬生生的说借款依据不足,请问二位借款依据不足的话还差什么证据才算依据足?拿法律当儿戏,不尊重证据,不尊重自己的职业,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四、这个案子就是正常的简单的民间借贷的法律关系,在所有证据完整的情况下经过法官们的不合法判决,判决结果是:借款人徐朝霞、祁云没有任何损失,还从诈骗犯手中得到了1.5万元的好处,损失的140多万元全部由金某某承担。这就是温杰、刘岩、董靓三位大人的业务素质?不能因为刑事判决中金某某是刑事被害人就认定三者不是借款关系,而否认徐朝霞、祁云的债务责任。因为最高法院已经明确了观点:刑法的调整对象是涉嫌刑事犯罪的诈骗行为,民法中心是调整合同行为,关注民事合同行为是否属于双方当是人真实意思表示,审查合同本身标的、内容、形式等。刑法与民法进行评价审查的对象和关注点不同,在法益和权利保护方面,刑法与民法不能互相替代。所以三位大人为了保护债务人的利益均利用手中的权利在民事判决书将刑法代替了民法,玩起了圈套,将祁云、徐朝霞的民法中应承担的责任用刑法中王斌来代替,明显不符合最高法院的判决规则。三位不是不懂最高法院的判决规则,而是利用手中权利为借款人逃脱债务,故意以借款依据不足这样没有依据,含糊其辞的说法来否认借款关系,请问三位这样的判决良心上过得去吗?黑的能通过变变变就可以变成白的吗?事实胜于雄辩!!!
  五、这个案子没完,金某某直接上到高院也要把这个事情说清楚,让这两个不要脸的家伙(祁云、徐朝霞)和三位大人认清一个事实:黑的永远变不了白的,老天会惩罚他们的。祁云在接到法院传票为了逃避债务立马办理离婚手续,徐朝霞也得到老天的惩罚。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违背做人的道德是要遭天谴的!!!




  

本文链接: http://www.iwangluodianhua.com//renwu/81351.html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电商报 责任编辑:电商报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五元源码铺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五元源码铺”,五元源码铺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五元源码铺立场。

相关文章

快讯

人物

本周热文

热门标签

顶部